2019年口吃矫正班公告 2019年口吃矫正强化班公告 2019年口吃矫正远程咨询公告
周氏口吃矫正法 口吃矫正中心媒体报道 口吃矫正中心照片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不再口吃 第九章-口吃怎么办

第九章
                            被动气流法
    我在当地的报纸上登出了一则广告,寻找那些小时候严重口吃,但是大了之后不再的口吃的人。我希望和这些人面谈,来了解他们克服口吃的方法。我给每个参与者支付20美元酬金。应试者先通过电话筛选,我找出那些真正的不口吃者,最后有72人参加面谈。
    我发现其中有些人说话比正常的速度稍慢,虽然这不是很明显。另外,我发现大多数人在说话的时候有微弱气流的产生。我把一面金属镜子抵在说话者的嘴唇处,这样可以显示出水汽的冷凝,我看到在说话前,他们的口中有少量气流呼出。好像他们在每句话之前,先有一个微弱的,几乎听不见的叹息。
    对这个问题想得越多,我就越发的有兴趣。这些微弱气流是什么?他们有什么作用?而在口吃者中,我从来没有看到这样的气流,而那些没有口吃经历的正常人中,也看不到这种气流。那为什么,这些人就有呢?
    我记得那时候我一直坐在办公室里模仿这种气流。然后我突然想到了,答案就在气流中。这种气流是用来保证在说话前,声带是打开的。这种气流是被动的,不是推动出来的。而且这种很象叹息的方式能使声带打开被保持放松。
    我以前看到的一个口吃患者说,他在吸烟的时候从不口吃,这看起来很奇怪。现在我可以解释这一现象了。那时我让他演示一下,他点燃了一支烟,吸了一口气,然后吐出了一些烟圈,再开始说话。口吃没有了。
    我问他为什么认为这样会有帮助,他说这样使他放松。我那时候以为这是一种注意力分散的形式,就把它忽略了。我从来没有想到这个问题的答案就在我眼前所飘过的烟圈之中。后来,我阅读了一些资料。我知道了声带是由大脑中的呼吸中枢所控制的。在平静、正常的呼吸下,声带在吸气前轻轻打开,再轻轻合上,然后开始呼气。
    声带的打开是一个主动的过程,它是喉后部一对肌肉收缩的结果。而另一方面,呼气周期,是一个被动的过程。当肌肉放松的时候,声带向内运动。研究表明,声带最放松的时候发生在正常、平静的呼气周期的呼气阶段。
    在另一个研究中,专家们在试验者的声带上放置了电极,来研究说话时的张力模式。他们也研究了说话前的声带张力。研究表明普通人会在说话前1/3到1/2秒收缩声带。说话前几分之一秒的时间是非常关键的,在这一期间声带经常会闭锁。我以前曾在超声扫描仪上观察过口吃者的声带张力。我明白了如果我能够降低口吃者说话前的声带张力,那我就很有可能避免声带的闭锁,从而让病人不再口吃。
    那么,这一窍门在于在口吃者说话前,让他们学会呼气,好像他们根本不准备开口说话,而只是平静的呼吸而已。大脑就会被愚弄,认为患者只是准备开始另一次呼吸。如果大脑被成功了捉弄了,那么声带就不会产生说话前的张力了。
    我开始进行用气流法进行口吃治疗试验,开始的时候我让患者进行悠长的、放松地、听得到的叹气。然后我让他们重复一次,在叹气进行到一半的时候,说一个单音节单词。口吃不见了。我增加一次呼吸中所说的单音节词的数量,同样,也没有口吃。
    我非常吃惊。这看起来这样的简单。但是日复一日,我的结论得到了证实。患者的语言还是很流利。我的情绪高涨。我一直在想什么时候口吃会出现不可避免的反复,但是这一切没有发生。然后我决定进行下一步。我让患者发出听不出来的叹气。他立刻就按我要求的那样做了。并且对我说,在家的时候他就这样练习过了,因为他不想带着沉重的呼吸声到处走。他的语言现在完全能被接受了,而且一直保持流利。
    我想,这是一种非常简单的治疗方式。这种治疗方法聚焦于口吃的成因。被动气流使声带打开,并使其在说话前保持
放松,这样大脑就得不到那些触发口吃反射的信号。
    但是对其他的一些患者,这种方法立竿见影的效果掩盖了后来的困难期。虽然他们一直使用被动气流方法,但是有时候仍然口吃。问题出在哪里?
    我录下了一些患者发生口吃的现场声音,总结出了四种典型错误,这些错误会引发口吃的复发。我把这称为气流法的误用。后来,我给每个患者都给于相应的指导,让他们对这些错误提高警惕,使他们保证不再犯这些错误。
    1。推动气流。在有压力的情况下,患者倾向于推动或强迫气流,而这会导致声带的锁定及相应的口吃。我提醒他们这种气流必须是完全被动的,推动气流迟早都会被大脑理解为音节“h”,然后大脑就会认为所有的句子都以“h”开头,口吃就会再次出现。
    2。没有平滑过渡。 另一个困难在于患者没有平滑到第一个单词的第一个音节。气流短促,并且在气流的结束和音节的开始之间存在暂停,似乎患者屏息了呼吸,或者说,在酝酿下一次吸气。这一暂停给声带的闭锁提供了足够的时间。我告诉患者:“气流是你活的流利语言的生命线,你们必须在气流之后直接进入到单词。”
    3。意图引起的失败。 患者全神贯注于将要到来的第一个音节,因而他们在气流的结尾嘴巴就形成了此音节的口型。这样就受患者所期望的音节所影响,而影响之一就是容易形成声带张力,从而导致口吃。我提醒病人气流的目的是为了欺骗大脑,告诉它我们只是要进行下一次呼吸。如果他们开始形成第一个单词的首音节,大脑就不会受到欺骗了。
    4。保持气流。 患者为了随时产生气流,经常通过关闭声带吸入并保持气流,这样通过在适当的时间的放松声带,开始呼出气流。如果他们尝试在有压力的情况下这样做的话,这种保持往往会转变成声带的闭锁,然后产生口吃。
    我要求患者们不要保持气流,而是让气流处于持续的运动中,也就是说,平滑的吸入气流,然后同样平滑的改变气流方向,开始呼气,在这之中不要存在任何停顿。
    把这些注意事项记住之后,我的患者反映很好。如果正确的练习使用气流法,一定会给语言能力带来实实在在的进步。但是有时候,患者还是产生口吃。虽然他们气流法用得很好,有些患者依然存在语言困难。
    我再次观察这部分患者,例如,我会听到一个年轻人气流法运用得很好,但是当发到:“t”的时候,他口吃了。我录下了一些像这样的很难解释的口吃,然后进行一遍遍的重复回放。
    有一天晚上,我正在听这些录音,考虑能不能找到解决的办法,我妻子进来了,评论说:“你听,这些人说得多么快啊!”然后我意识到这一明显的事实,他们是速度压力型患者。如果患者害怕某一个音节,即使他的气流法用得非常好,他还是会“冲向”包括这一音节的这个单词。作为其结果,大脑会收缩声带肌肉,让快速的语言顺利说完。这很像短跑选手,在百米冲刺的时候,在那一瞬间,会收缩腿部肌肉。但是收缩的腿部肌肉会带来明显的好处,而紧张的声带只会阻塞气流,并导致口吃。
    在某种意义上,说话很像马拉松赛跑,马拉松选手不需要短跑选手的高的初始加速度。如果我们测量一下他们的出发前肌肉紧张度,会发现比起短跑选手要小很多。
    如果我们的目标是将口吃者在说话前的声带压力降到最小,那么慢的初始速度是非常关键的。确实,如果我强迫患者放慢起始说话速度,他们的口吃消失了。
    我发现被动气流法和慢的初始语言速度相结合,构筑了对口吃的强大防线。这就是我说称为的:“完美方法”采用“完美法”,患者不可能口吃。我告诉了患者们这一重要事实。我安排了存在多种压力的语言场景让他们试验,这样他们就可以亲自体会到这一方法毫无疑问是正确的。患者感到焦虑和压力大大减轻,他们所取得的成功非常显著。第一次,我们为口吃者获得流利的语言开除了正确的处方。
返回列表

有事加qq交谈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网站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