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口吃矫正培训 口吃名人 口吃矫正最简单方法 各大版块版主招募中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口吃结巴

据说口吃是后天学的,学结巴说话自己就会变成结巴,也算是求仁得仁吧。可我的结巴却是无师自通的产物——大约是成年以后多少经历了一番孤独的缘故吧,进入三张儿后,说话突然就变得不利落了。王小波曾经在小说《黄金时代》中对口吃患者做过一番归纳:凡结巴,大致分为“后结巴”,“中结巴”和“前结巴”。如果说,前两者除了在一句话的中间或结尾处,因暂停重复的时间过长,使听者有些焦虑,但对于意思的沟通尚不构成明显障碍的话,症状最糟糕的是后者——干张半天嘴却出不来一个字,弄得言说者和听话者都很尴尬和恼火。好在笔者的症状大约介乎于后和中之间,暂停较短且绝少重复,于人于己都还算方便——当然,这也许都是自欺欺人的自我安慰而已。罗兰·巴特说:“口吃是一种遭受双倍损毁的信息:它难以理解,但稍加努力,仍是可以理解的。”是的,有啥不能理解的呢?不过就是费点劲而已。


口吃者中,卓然有成者不少。在中国,口吃者常常被说成“内秀”。 这似乎是一个事实,也几乎成了口吃者的唯一安慰。小时候,常有一位青年到我家里来串门儿,是父亲的同事和朋友,长得面皮白皙、明眸皓齿,毛发漆黑、玉树临风,是我幼少年时期见识过的真正美男。在父亲的单位里,被公认为是一个“内秀”者。他自幼习字,长于丹青,二十岁时曾获得过北京市书法比赛第一名。家父年轻时附庸风雅而不求甚解,家里墙上挂满了那个青年人书赠的主席诗词。行草魏隶,不一而足,遒劲洒脱,龙飞凤舞,却无一不是法度严整、训练有素之作。遗憾的是,内秀如此之人却是一个严重的口吃患者,而且属于前结巴那种的。为此,对象谈了一个吹一个,连家母都觉得不公平,四处张罗为他牵线搭桥。在祖国语言中,对于故人、旧知的感怀常用“音容笑貌”来说事儿。有时回想起来,我至今对他的“笑貌”都记忆犹新,至于“音容”,那可就有点儿虚了,我只勉强记得他偶尔张嘴时的表情,至于他说过什么话,完全是一片空白,因为——他简直不曾“说”过什么。


笔者上大学时,曾经有一个在八十年代中后期出了大名的老师(请原谅我无法说出他的名字),文艺理论的博士,此人才思敏捷、天马行空、左右逢源、妙语连珠、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他的课简直就是演讲,没讲义、没板书、没提问,甚至连考试都没有——随便凑篇论文了事,决不为难学生。在那个时代,其大受欢迎的程度可想而知。特别是后来他的名气越来越大,课改在阶梯大教室里上,连两边的过道和窗台上都挤满了人。但有一次在课间休息的时候,偶然跟他抽烟聊天,我发现他竟然是一名口吃者,其症状大约比笔者目前的情况还要严重些,至少跟他聊天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可令人困惑的是,为什么他的口吃一到讲演的时候,症状就完全消失了呢?不仅如此,一种由于对口吃的小心翼翼的刻意矫正而略显迟缓的话语方式,反而为他的讲演平添了一种恰到好处的韵律和节奏,使人听起来波澜起伏而不失内敛,抑扬顿挫而全无造作。


我至今仍清晰地记得一个被麦克风放大了的沙哑而拖长的声音:“现代战争的基础,是由希特勒和他的同仁们奠定的……”少男少女们摒住呼吸,双眼放光,钢笔飞快地刷着笔记本。每当那种时候,我都禁不住充满憧憬地想:做一个像L博士那样的结巴,可真是一件牛逼的事儿。
不要说自己口吃结巴压力大。同样80后,在亡国亡命的时候,发型是乱了点,笑容依然那么灿烂!
返回列表

有事加qq交谈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网站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