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口吃矫正班公告 2020年口吃矫正强化班公告 2020年口吃矫正远程咨询公告
周氏口吃矫正法 口吃矫正中心媒体报道 口吃矫正中心照片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一个胆小,害羞,轻度的口吃患者的往事

据说,鸵鸟在遇到危险时,会一头扎进沙堆里逃避。可是,谁能够知道,在这一可笑的举动背后,鸵鸟心中有着怎样的痛呢?

    那年,我刚刚小学毕业,漫长的假期里,无事可做。更重要的一点是,当时家境贫寒,想到上中学的学费还没有着落,在一个小伙伴的鼓动下,像很多乡村少年一样,我让母亲糊了一个纸箱,里面放一床棉被,到镇上批发冰棒卖,一根可以赚5分钱。那是我平生第一次做生意,窘得不行。我戴着一顶大草帽,脸遮得严严实实的,生怕遇到熟人。慢慢骑车行进在大街小巷中,转了有一个多小时,却一直喊不出声。偶尔碰到有买冰棒的,人家一开口说话,我就先红了脸,手颤抖着递过冰棒,机械地收钱,低着头,眼睛盯着地面,倒像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有时候,连自己都在心里恨自己没出息,但没办法,从小就性格内向的我,跟生人一说话就脸红,还有轻度的口吃,平日到商店里买东西都犯愁,更不用说在大庭广众之下吆喝卖冰棒了。

    结果,那天直到晌午,我也没卖出几根冰棒。天又热,汗水在脸上流淌,滴进眼睛里,又涩又疼。我用手擦一把汗,来到一处树荫下,支好车子,大口地喘着气,看着纸箱里已开始融化的冰棒,心急如焚。

    这时,突然听到有人叫:“喂,卖冰棒的。”抬头一看,不远处的一棵老柳树下,有几位年轻的女子,她们的车子支在一边,脸红扑扑的,一齐挥着手中的太阳帽扇着风,显然是热坏了。我的心一阵激动,急忙推着车子过去,手忙脚乱地打开纸箱。刚拿出冰棒,一阵风吹来,一下子掀起了我头上的草帽,我慌忙伸出一只手去捂,却在瞬间,看见一位身材修长的女子走了过来,白衣白裙,长发飘飘,她的手上拿着几瓶矿泉水,看来刚才是买水去了。我的心不禁一阵狂跳,下意识地将草帽拉低,遮住了大半个脸,胡乱将棉被盖好,推起车子就要走人。刚走没几步,那几个女孩就叫了起来,我才想起还没有收钱呢。

    我站在那儿,一时进退不得,脸上像蒙了一块红布。因为,我看到了我的班主任胡老师,就是那位买水的女子。她刚参加工作,教了我们一年,是位美丽而温柔的姑娘,脸上总带着浅浅的笑,眉毛弯弯,长发飘飘,明眸皓齿,像是画中人。同学们都很喜欢她,她对我也很好,经常鼓励我上课要大胆举手发言,多参加集体活动,尤其对我的作文赞不绝口,几乎每次都当范文讲评,使我深受鼓舞。现在被她看到我出来卖冰棒,我还真有点难为情。况且,我身上的那件白衬衣,后背上破了一个洞,皱皱巴巴的,领子上一圈黑黑的污垢。我脚上的凉鞋也沾满了泥巴,脏兮兮的……我真的有些无地自容,恨不能找条地缝钻进去,就仿佛一只慌不择路的鸵鸟。我将头深深埋在胸前,接过钱数也没数,推起车子就想逃,不成想慌乱之下,自行车的前轮正好蹭到了胡老师身上,在她洁白的长裙上留下了一道污痕。我呆住了,不知所措地抬起头,正好撞上了她的目光。看到我,她也是一愣,随即嘴角上翘,冲我微微一笑。“老,老师。”我小声叫了她一声,脸上像着了火,双手握着车把,出了一身汗,“我,我……”我又开始口吃起来。

    “不要紧,不要紧……”她笑着说,轻轻掸了掸裙子上的泥,“回去用湿毛巾擦擦就行了。”顿一顿,她接着说,“利用假期出来卖冰棒啊,挺好的,既可挣点学费,又能锻炼自己,真不错!”

    我依旧低着头,身子微微摇晃着,说不出话。她可能也意识到了我的窘态,笑着说:“老师上学的时候,也打过工,当服务员、做家教,还摆过地摊呢。”说到这儿,她突然走近我,右手在我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两下,一字一句地说,“抬起头,挺起胸膛,要相信自己啊!”她的声音不大,就像平日在课堂上讲课一样,却有着一种无形的力量。

    我慢慢抬起头,挺直了腰杆,看着她,重重地点了点头,眼睛竟有些潮湿。告别了胡老师她们后,我推起车子,来到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不由得放开喉咙大声喊起来:“冰棒,冰棒……”

    每一个青涩的少年或许都曾经是一只敏感、羞涩的鸵鸟,在陌生而坚硬的现实生活面前,有过犹疑、彷徨,也曾茫然失措过。可是,生命中总会有那么一个人,在不经意间抚平我们心中的隐痛,用一句话或者一个微笑。
返回列表

有事加qq交谈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网站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